離開成烈、英敏的成鍾,
站在宿舍B棟大樓外張望,
不時招來進出學員的目光,
「欸欸,妳看他…」
「哇…好漂亮的男生…」
「去問問他主修什麼…」
「妳去啦!」「妳去啦!」
一群剛走出大樓的女生,
在成鍾面前玩起你推我擠的遊戲。

 

「那個…」
最後被眾人推出來的女生,
紅著臉,頭低到不能再低的開口,
無視於那群女生和站在眼前低著頭的人,
成鍾朝著來人走去。

 

「我要上山,你陪我去。」
擋住了他的路,成鍾先開口,
「李成鍾,你瘋了?」
瞄了一眼手錶,
金鐘玄不以為意的問道。

 

「是,我瘋了!對你來說我到底算什麼?」
上前抓住鐘玄的衣領,
成鍾幾乎是用吼的,
一旁的女生見情況不對,紛紛走了,
「受夠了?那幹嘛還來找我?」
「…」
「搞清楚狀況,是你抓著我,不是我抓著你。」
輕輕的拍掉成鍾的手,鐘玄冷笑著,
「…我就是做不到啊…」
再一次抓上鐘玄的上衣,
成鍾低著頭,聲音壓得很低,
「我就是做不到放手…為什麼你就是不懂…」
反覆說著同樣的話,成鍾在顫抖,
「…」鐘玄聽著沉默了,
最後還是選擇推開成鍾,繼續走向B棟大樓。

 

跌坐在地上的成鍾,忍不住笑了,
卻也忍不住的,哭了,
他要的其實很簡單,
不就是得到鐘玄的在乎嗎,
但只是一次又一次的,
證明自己什麼也不是。

 

「…?」
24樓電梯門旁管理室裡的警衛探出頭,
聽著不遠處,房間裡不停傳來的碰撞聲和碎裂聲,
警衛感到很疑惑。

 

什麼都碎了,不完整了,
包括自己…
如果堅持已久的執著,脫離了雙手,
下一秒,他還能不能重新來過…

 

「如果你看見我的執著,能不能試著在乎我?」
躺在碎片之中,手上有明顯的傷口,
在昏厥之前,連這句最卑微的請求,
成鍾都說不出口。

 

 

 是不是沒有一年前的相遇,

現在的我們,

都不用執著…?

 

 

 

(我叫分隔線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(我叫分隔線)

姊姊問說 親愛的成鍾是不是自殘了
但絕對沒有這回事
茶茶在這邊提醒大家
這種事還是不要做比較好喔^^

 

成鍾手會受傷
純屬意外
但心會受傷...
我想不是意外:))

 

至於鐘玄這個崩壞的角色呢
其實鐘玄不是這種人啦
這一定要澄清
只是在故事裡面
鐘玄也算是...有過去的人

 

有時候一個人
在受傷之後
會有很大的改變的

 

有些事

親身經歷過 

所以懂。

 

 


*最後 謝謝看完此篇文章的你(妳) 寫不好 請見諒*


----------TBC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茶茶★최 영나 的頭像
茶茶★최 영나

茶茶*Running Love*

茶茶★최 영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