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大清早,
成烈拖著一臉茫然,看似剛睡醒沒多久的英敏,
一路來到了鋼琴教室前…

 

連門都沒敲就推開門的成烈,吸引了少數人的目光,
無視於那些人,成烈在尋找他想找的那人,
背對著窗戶的那人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,
表情摻雜著痛苦、掙扎、憤怒的成烈,跩著英敏走上前。

 

「金鐘玄,你最好解釋一下你是對成鍾說了什麼、做了什麼。」
成烈放開英敏,兩隻手重重的拍在鐘玄面前的桌上,
砰的一聲,又嚇到了一些人,
「沒什麼。」
連頭都沒有抬起來,鐘玄好像完全沒把成烈放在眼裡,
只是專注於手中正在拼湊的零件,
「成鍾人現在在醫院,你確定沒有什麼好解釋的?」
英敏見了鐘玄的態度,有點不悅的在一旁補上一句,
聞言,鐘玄的手頓了一下,卻在幾秒後笑了出來,
「我,只是說了我該說的。你們兩個與其來這裡找我,還不如回去好好照顧你們『心愛的』李成鍾吧?」
很諷刺的說著。

 

他們兩個,真的很愛你,
而我,對於愛情,對於你,
都是多餘…
我有的,
只剩一顆殘缺的心…
所以,我不會愛你。

 

「金鐘玄你別太過分了。」
抓住鐘玄的衣領,成烈粗魯的將鐘玄拉離開座位,
「我過份了?你懂什麼?我順你們的意,再追步道只能怪你們自己。」
撥掉衣領上的手,鐘玄笑笑的坐回自己的位子上,
「先別吵了,現在重點是成鍾他誰都不見,鐘玄你…」
拉開成烈,英敏用自己擋在成烈和鐘玄之間,
「別想叫我去見他,我沒時間也沒興趣。」
鐘玄的注意力又回到手上的小玩具,
像是在宣布談話結束似的不在搭理。

 

「你有時間弄這破破爛爛的東西,沒時間去見他?!」
沉默了幾秒後,成烈用力推開英敏,
一把抓過鐘玄手上的東西便往牆邊砸去,
「怎麼,喜歡的人連你也不見,就發這麼大的脾氣啊?」
看了看地上被砸壞的小玩具,
鐘玄不甘示弱的冷笑著抬頭反問道,
「走。」
已經懶得說什麼的成烈,抓住鐘玄的手,
就準備要離開鋼琴教室,
「你憑什麼?」
腳像生根般的定在原地,鐘玄很堅持的不動,
「憑著他愛的人是你!」
很不甘願的喊出這句讓眾人瞬間一愣的話,
成烈把鐘玄拉出教室,英敏就跟在後頭。

 

「你放手,我自己會走。」
回過神的鐘玄,甩開成烈的手,一個人踱步走向醫院,
「成鍾會想看見他嗎?」
英敏感到有些疑惑,
他不知道,怎樣對成鍾來說才是最好的,
「不知道。」
成烈很誠實的答道,
「他是唯一的可能。」
看著走在前面的鐘玄,英敏悄悄的開口,
即使他並不想承認,但這是無法抹滅事實。

 

成鍾,你愛他比愛我和成烈,還多得多吧…

 

「我沒辦法像妳這麼有大量,能拱手讓出自己喜歡的人。」
英敏愣了一會兒,這才反應過來成烈在說什麼,
「並不是大量,也不是拱手讓人,只是我不是他愛的人…」
仰著頭看著天空,英敏自嘲般的笑道,
他只覺得陽光刺眼的天空,也好傷人,
「你看得很開?」
成烈越來越煩躁,
已經慢慢接近醫院了,
「嗯。守候就足夠了,愛情不能只是囚禁而已。」
淡淡的笑容,掩蓋著什麼,
讓誰發現不到,在那以下的痛,
「愛情…不能只是囚禁而已…?」
低聲重複這一句話,
成烈不懂。

 

「進去吧。」
三個人站在醫院長廊上,
就停留在903號病房外,
「…。」
並沒有過多的猶豫,其中一人推開門走進去,
短短幾十秒的時間,那個人便又踏出來了,
「鐘玄,你怎麼出來了?!」
訝異中英敏伸出手阻止想轉身走掉的鐘玄,
「成鍾不想見你?」
成烈不解的說出不可能是答案的疑問,
「我才想問,你們兩個帶我到一間空病房裡是想看誰?」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很快很快的 RL邁入第11集
有些特意空出來的心裡話
茶茶怕會害你們看不懂...
應該還OK吧?

第一個心裡話(他們兩個......所以我不會愛你)
是鐘玄的
第二個心裡話(成鍾......還多得多吧)
是英敏的

雖然說內心戲的8集結束了
但在之後還是會有很多心裡話的部分
不懂的部分可以留言問茶茶
茶茶會為你解惑的

最後
RL名子的解釋
其實並不難
只是很難理解明白
RL 是追逐著愛 流動的愛
的意思
就看看8位主角們
怎樣追逐著那 追不上的愛吧
((很顯然一直虐下去連茶茶也會有生命危險))

 

 

*最後 謝謝看完此篇文章的你(妳) 寫不好 請見諒*

----------TBC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茶茶★최 영나 的頭像
茶茶★최 영나

茶茶*Running Love*

茶茶★최 영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